刘世锦:中国经济何以行-uedbet体育-稳致远?六大新增长动能助力

 365bet     |      2020-01-16 16:40

  文章|《中国金融》2020年第2期

  2020年,,,本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启。2020年,也是国家经济生活中重要的时间节点。这一年,,我国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这一年,是我国第十三个五年发展规划的收官之年。有目标、有压力、有挑战。刚刚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20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以“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定调全年经济工作。在这样的背景下,2020年经济增长将会如何,成为岁末年初各方关注的焦点。本刊对刘世锦的采访,就从2020年的经济增长开始。

  主要增长来源的历史需求峰值相继到来、劳动和人口结构的变化、可利用技术减少和资源环境承受能力达到临界值,推动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

  记者:谢谢您接受《中国金融》的专访。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出来后,结合“十三五规划”的要求,大家都在为2020年的GDP增长算账。您如何看2020年的经济增长?

  刘世锦:对2020年的经济增长,最近各种观点众说纷纭,分析方法和思路也很多。我认为,尽管这是一个短期问题,我们仍然需要站在一个更长期的角度,在一个长期的、有解释力、有理论含量也有经验支撑的分析框架中来认识和理解这个问题。

  中国经济经历了三十年的高速增长,,最近十年在逐步回落。我们的一个基本结论是,这是增长阶段的转换,是由过去10%左右的高速增长向中速增长转换。以下几个变量,对于我们理解这种增长阶段的转换非常重要。

  第一是历史需求峰值。所谓历史需求峰值,指在整个工业化、城市化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历史进程中,需求量最大或者增速最高的那个点或者区间。从我国来讲,工业化阶段构成高增长来源的历史需求峰值在最近几年相继出现,,房地产投资需求峰值大体出现在2013年,基建投资在2016年基本上也出现了,出口增量大体出现在2011年。历史需求峰值主要与两个因素相关:一是已有的技术水平,,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就能够产生这样一些需求;二是与人们的偏好相关,,比如人均十几平方米的房子你可能觉得不够住,但是人均三十多平方米就差不多了。历史需求峰值一过,经济增速达到一个高点后进入所谓的平台期,然后逐步地回落,一般不会再出现一个比以前更高的增长的点。

  第二是人口和劳动力结构的重要变化。我国15~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从2012年开始下降,现在每年减少几百万人,就业人口总量从2018年开始下降。人口总量和结构的变化,导致了增长速度下降。

  第三是技术大幅度进步领域减少。过去在相当多的领域中,我国的技术水平快速提升,我国与其他国家在并跑,在有的领域甚至领跑。这同时意味着,中国在大多数领域可用的现成技术已经利用得差不多了。

  第四是资源环境的承受能力达到临界值。现在很多地方排放物已经超过了环境容量的临界值,进而导致了严重的空气污染等。

  在以上四个方面因素的作用下,中国经济到了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的增长转换阶段,,是经济规律的必然结果。同时,,这样的增长转换并非中国一例。十年前,国务院领导要求我所在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中等收入陷阱的问题,,当时我们把国际上的相关增长经验做了一个梳理。我们发现,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包括中国香港和新加坡,,这些东亚成功追赶型的经济体,都在经历了二三十年的高速增长后,当人均收入水平达到按照购买力评价计算的1.1万国际元的时候,无一例外地都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

  日本经济增长速度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为9%以上,在70年代初直接下降到4%,70年代和80年代平均只有4%~4.5%,到90年代初,日本经济又下了一个台阶。在过去近三十年的时间里,日本经济增速基本在1%~2%。韩国在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由高速增长转向中速增长,在2008年到2010年左右以后,也基本逐步转入了低速增长。我国的台湾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由高速转向中速,但比较幸运的是,,它抓住了当时IT产业高速增长的机会,增速降到5%~6%,是相对比较高的,但是最近几年,台湾经济增速基本上也下来了。

  中国经济现在由高速增长转入中速增长,下一步可能还会转入低速增长,,若干年以后,这个过程一定会发生。对中国经济这样一个变化,有规律可以遵循、有理论可以解释、有国际经验可以借鉴。

  记者:那么,经济减速或增长阶段的转换是如何发生的?很多人期待中国经济能“触底反弹”。对于我国正在经历的中速增长,您的观点是什么?